越黑暗的地方,才越接近光。

Maroon Bells的黎明静悄悄。@Aspen, CO.

金秋去Aspen看秋叶,不巧近期山上并没有积雪,所以一行人决定去crystal mill碰碰运气。谁料最后一段碎石off-road,mini-van当即献上了膝盖,返程看到了这么一片宁谧的湖面,湖光秋色也还不错,本想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,可谁料到云就默默地红了起来,随后一轮圆月生于两山之间。@Colorado, US. 

六月的大烟山,杜鹃刚刚绽放。在如烟似雾的晨光里,远处的山峦层叠有序。绿色、青色、红色、黄色,冷暖色调的交替如同一曲跌宕回肠却又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旋律,那一刻,我在这自然的画布前失去了言语的能力,入沐圣光~~这应该是起早贪黑干做一只风光狗最傲人的资本了吧

薄暮的阿拉斯加,夕阳的余晖映照山巅,半月悬于天际,前方是通往北冰洋的荒原雪径,北方,这就是心心念念朝圣的北方。

向那天上的心,许下我们的愿望。@Wiseman, Alaska

"The James W. Dalton Highway,414英里长,山路崎岖陡峭,最陡的几个地方有12度。而且很多地段是碎石土路,有很长一段没有手机信号,如果哪个行者的车胎爆了(这是因路况太差而时常发生的事),或者掉到路下面去,基本上就得靠自助,或者自生自灭,没有人能帮你(“You are basically on your own”)。LD说BBC曾经做过一个纪录片The World’s Most Dangerous Highways,其中就包括了Dalton Highway。"-----西行慢记(6),喵喵妈

临近圣诞的旧金山,美到让人炫目。@San Francisco, California

夜幕下的Dalton Highway,通向雪山那头的银河和北极光。@Alaska

2012.12.23 玛雅预言里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如期到来,可我相信有一部分的我已经被永远埋葬在了莫雷诺冰川里----天路 @Perito Moreno Glacier, El Calafate, Argentina。

© 聪康萨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