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黑暗的地方,才越接近光。

穿梭时光。@London, UK.

Maroon Bells的黎明静悄悄。@Aspen, CO.

金秋去Aspen看秋叶,不巧近期山上并没有积雪,所以一行人决定去crystal mill碰碰运气。谁料最后一段碎石off-road,mini-van当即献上了膝盖,返程看到了这么一片宁谧的湖面,湖光秋色也还不错,本想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,可谁料到云就默默地红了起来,随后一轮圆月生于两山之间。@Colorado, US. 

夜色里,急驶而过的车辆划出绚烂的轨迹,把这本就五彩缤纷的伦敦塔桥映衬得更加夺目@London, UK.

六月的大烟山,杜鹃刚刚绽放。在如烟似雾的晨光里,远处的山峦层叠有序。绿色、青色、红色、黄色,冷暖色调的交替如同一曲跌宕回肠却又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旋律,那一刻,我在这自然的画布前失去了言语的能力,入沐圣光~~这应该是起早贪黑干做一只风光狗最傲人的资本了吧

盯着炎炎烈日奔赴南方的初衷竟是为了麻辣小龙虾,可到了才知道已经过季三星期了。初次探访新奥尔良,这个城市留下的印象很难一言两语说清。Bourbon Street上充斥着刺鼻的酒精味道,满大街如僵尸一样漫无目的行走的酒徒,很难再有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可以把欲望和放肆演绎得如此入骨;可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纵欲的城市,它还有Oak Alley Plantation这般宁静的绿色家园,妖娆的枝桠把南方的姿态展示的淋漓尽致却又不失委婉。

方尖碑前的樱花绽放。@Washington DC.

位于冰岛南部的Skógafoss是我在冰岛遇见的最壮观的瀑布。它高60米,宽25米,相比于之前的Seljalandsfoss,Skógafoss更多一些雄浑气魄。站在它面前,让人不由得赞叹大自然的力量。@Iceland.

在冰岛米湖附近有一片被称为Hverir的地热硫磺泉。这里泥浆像开水沸腾一样,带上来很多含有硫磺气体的泡泡,所以这里也就成了冰岛拥有最浓郁臭鸡蛋气味的地区之一,大家去冰岛的话不要错过呦...@Hverir, Iceland.

Vesturhorn Mountain是冰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山峰之一,在它的正前方就是一大片平整的滩涂,涨潮的时候就能形成完美的镜面反射,如果再加上云雾缭绕的话便如仙境一般。我们去的时候并不在涨潮,于是便利用离山更远的起伏的黑沙滩做了前景,拍下了这张照片。@Iceland.

1 / 6

© 聪康萨巴 | Powered by LOFTER